三元股份(600429.CN)

业绩垫底、依赖补贴 三元股份何时能摆脱疲软

时间:20-11-23 08:05    来源:新浪

每日财报 作者|吕明侠

今年因疫情影响,一季度不少奶企的业绩出现下滑。但时至第三季度,仍有奶企品牌仍处于亏损、市场格局受限的局面。

像北京老牌奶企品牌三元股份(600429)(600429,SH),今年前三季度,营收同比下滑13.73%至54.21亿元;归母净利润为-0.46亿元,同比下滑122.67%。

作为北京地区的“奶业大佬”,三元可以说是含着金钥匙长大,即使在亏损状态也可以依靠政府的强势“补贴输血”化险为夷。但随着太子奶等“拖油瓶”的上身,让本就没有拿得出手的大单品的三元股份,业绩持续下滑,颇显无奈。 

前三季度由盈转亏,盈利垫底上市乳企

2020年初,三元股份一季度以亏损1.18亿元开局,如今三元股份依旧未改前几季度的亏损模样。

10月30日晚,三元股份发布三季度业绩公告称,今年前三季度营收54.21亿元,同比下降13.73%;净亏损4647万元,同比下降122.67%。

不过伴随着乳制品市场的消费复苏,仅就第三季度而言,三元股份的业绩反弹情况已比较明显。报告期内,公司营收20.17亿元,同比下降4.41%;净利润4810.57万元,同比增长188.24%。

在三元股份的这份三季报里,还“意外”披露了其合营企业北京麦当劳食品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北京麦当劳)的业绩不振。财报显示,今年前三季度,三元股份投资收益为3730.12万元,同比减少82.24%,其原因主要为合营企业北京麦当劳的经营利润减少。

而根据三元股份的2020年半年报,期间其对北京麦当劳的投资收益为-408.59万元。分业务看,三元股份前三季度液态奶、固态奶、冰淇淋、涂抹酱营收分别为32.08亿、5.41亿、10.15亿、6.3亿,同比分别-5.73%、-46.10%、-14.60%、+2.00%。

据《每日财报》了解,三元股份作为一家以北京为大本营的区域性乳企,与背靠上海的光明乳业颇为相似,同样为地方国资控股。然而,这两家企业却有着完全不同的业绩表现。

业绩报告显示,前三季度,光明乳业营收187.25亿元,同比增长9.26%;净利润4.26亿元,同比减少4.16%。前三季度液奶、其他乳制品、牧业产品营收分别同比增长3.35%、21.52%、1.34%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13家国产乳企中,仅就三元股份实现了亏损。要知道作为北京地区的“奶业大佬”,三元股份也一度曾与蒙牛、伊利比肩。从这份业绩表现来看,如今的三元股份不仅被拉开差距,自身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境。 

“跑马圈地”持续亏损,盈利依赖政府补助

三元股份是以奶业为主,兼营麦当劳快餐的中外合资股份制企业,其前身是成立于1956年的北京市牛奶总站,1968年更名为北京市牛奶公司,1997年成立北京三元食品有限公司。

2001年公司改制成为北京三元食品股份有限公司,于2003年9月15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。

上市后,三元股份为走出北京大本营,通过并购迈向全国,相继收购湖南太子奶、艾莱发喜、唐山三元及法国公司BrassicaHoldings。

因忙于南征北战拓展市场,三元股份的销售费用逐渐攀高。同时在收购完成后,三元股份很快就出现了“消化不良”迹象。

自2009年—2017年,三元股份扣非后归母净利润持续9年亏损,累亏9.16亿元。2018年以来,盈利能力明显好转,但《每日财报》发现,主要来自其非经常性损益的贡献。

年报显示,2015年—2019年,净利润分别为1.13亿、1.16亿、0.76亿、1.80亿和1.34亿。而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为0.26亿、1.29亿、0.31亿、0.63亿、1.15亿。

可以明显看到,如若没有政府补助,三元的业绩可能用一个“亏”字就能概括了,公司经营对政策性补贴的依赖可想而知。有业内人士认为,如果企业长期依靠政府补贴来增加净利润,其获利能力可能相对较弱,并且该笔款项也存在不稳定性,会存在经营风险。 

扩充冷饮来“救场”,太子奶终成“累赘”

随着逐渐进入2020年尾声,国内奶源“紧平衡”的态势继续得到确立,且奶源价格还有走高、紧缺的迹象,因此,国内乳企纷纷加速布局上游牧场,特别是乳业两大巨头动作不断。

目前,伊利、蒙牛当属乳业市场两大巨头,而三元股份早已被挤到国内奶业的“第二梯队”。对于三元的逐渐衰落,有专家认为,在市场丧失话语权或许是受到过去并购影响,另一方面三元长期没有拿出合格的大单品。

反观近年来,蒙牛、伊利等乳企纷纷发力打造自有品牌的明星单品,譬如蒙牛的特仑苏、纯甄;伊利的安慕希、金典。而没有能拿得出手大单品的三元股份,开始寄希望于扩充冷饮来“救场”。

数据显示,自2016年被三元收购以来,艾莱发喜的收入连续增长,2019年营业收入14.37亿元,同比增长9.95%,实现净利润0.98亿元。四年来,艾莱发喜业绩构成了对三元股份最为重要的支撑。

但该业务也在面临增速放缓和库存加大等问题。2016年—2019年,三元股份冰淇淋业务营收分别为9.99亿元、11.93亿元、13.05亿元和14.23亿元,较上年同比增长19.4%、9.38%、9%。

另外,值得一提的是,2011年8月,三元股份与新华联控股组成联合体并与新华联控股指定方,以约7亿元的金额参与太子奶集团、太子奶生物以及太子奶供销的破产重整,但目前来看,太子奶或许只是“累赘”。

据《每日财报》了解,2020年上半年,太子奶营收1060万元,同比下降 65.4%;净利润2059万元,同比减少8880万元,下滑81.2%。(注:净利润高于营收背后在于政府补助)

值得注意的是,三元近年来的全国化也不及预期,北京以外市场的2019年增速为8.88%,较2018年的47.79%显著放缓。与此同时,两大巨乳企持续渗透北京大本营,三元股份的未来发展难言乐观。 

免责声明: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。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新浪立场。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,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。投资有风险,入市需谨慎。